請掃描下面的二維碼下載四川鞋業協會微信客戶端
手機掃描二維碼
站內搜索:
四川省鞋業協會祝全川鞋業界的同行們,身體健康!生意興隆!財源廣進!馬運亨通!馬到成功!
越南真的能變成下一個“世界工廠”嗎?
發表日期:2019-12-17     瀏覽:    作者:來源:eastmoney  文字大小:【】【】【

越南真的能變成“下一個中國”,成為新的“世界工廠”嗎?

11月4日,第三屆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(RCEP)峰會在泰國曼谷結束。

除了“臨時退群”的印度,其余15國一致同意RCEP原則,不排除2020年在沒有印度的情況下簽署協議。(不過,好事多磨。日本經濟產業副大臣牧原秀樹11月底接受采訪時口風一轉,“日本不會考慮在沒有印度的情況下簽署RCEP”。當然這是后話。)


11月5日,德國《法蘭克福匯報》文章稱,RCEP主體談判的完成,意味著一個涵蓋全球約1/3人口和經濟產值的區域一體化架構將拔地而起。在這個一體化區域內,將實現優惠、便捷的關稅和市場開放體系,從而便利15國貿易、投資和產業的互聯互通;而且,會在服貿、投資、技術、知識產權、原產地制度、競爭與反壟斷、電子商務等各方面,實現“游戲規則”的一體化。

很顯然,這意味著一個規則自主的、涵蓋世界上相當大一部分新興制造業國家的“次經濟區域”將就此產生,越南就在其中。

耐人尋味的是,近來,關于“越南將成為下一個新興制造業大國”的各種聲音再度高漲。其熱度不亞于在2008年到2012年間集中爆發的對越南“總理潘文凱推動建設美式國家”的炒作,然而實際上,潘文凱總理在2006年6月27日就卸任了。

一些最激進的論調甚至認為,越南將成為“下一個中國”,從而迅速取代后者在全球制造業版圖上的地位。

這些論調究竟有多少“含金量”?

越南離下一個“新興制造業大國”還有多遠?

1、幾經沉浮

數據“看上去很美”

越南制造業起步很晚,法據時代的越南僅能制造傳統的手工業品。

二戰后,隨著法國勢力的消退,越南進入南北分治時期。北越在蘇聯-東歐集團和中國的支援下,建立了一些基本的重工業、軍工業和配套產業,但起點既低,又飽受美軍空襲摧殘,發展十分緩慢;南越則在美國扶持下發展了有限的軍工產業,以及以對美出口為主的輕工業。

1975年,越南統一,重工業發展隨著《越蘇友好同盟條約》的簽署步入快車道,輕工業則由于美國市場的喪失迅速萎縮。

1978年,越南侵柬,翌年中國對越自衛反擊戰爆發,此后,越南陷入兩線作戰窘境。且隨著蘇聯-東歐集團自身的不斷衰落,越南制造業陷入獨立以來空前低谷,國民經濟極度萎縮。

1990年,中越關系正常化;5年后,越南和美國實現歷史性和解。在當局“革新開放”政策鼓勵下,因勞動力價格便宜,及在東南亞各國中相對更強的組織紀律性,越南制造業迅速發展起來。其起步切入點放在了“多快好省”的“三來一補”輕工業上,球鞋、拖鞋、塑料涼鞋這“三鞋”迅速風靡美國市場,隨后紡織、家電等輕工產業也開始發展。

上世紀90年代中期,越南一度被看好將成為繼“四小龍”(港臺新韓)、“四小虎”(馬來西亞、菲律賓、泰國、印尼)之后又一個崛起的新興國家,甚至已有人性急地將越南和前述“四小虎”合并,稱為“五小虎”。

彼時,中國正進入改革攻關階段,許多國際觀察家認為,越南等“小虎”將先于中國步入增長快車道。

然而,好景不長。

隨著東南亞金融危機的爆發和當時越南最大外國直投來源地——日本泡沫經濟的破滅,越南和其它東南亞“小虎”一樣陷入制造業發展的巨大瓶頸,直到2010年前后,才隨著“大中華地區”投資的源源涌入和中國大陸過剩產能轉移重新進入快速發展期。

2018年,越南GDP增速高達7%。美國海關統計顯示,2019年一季度,越南對美出口同比飆升40%,增幅在40個對美主要出口國中位居第一,出口額達206.95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1449.83億元),同期中國對美出口同比減少13%,為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大減幅。

具體到明細類別,越南對美手機、電腦類產品出口同比分別增加200%和78%,中國同期卻是-27%和-13%。

不僅如此,和上一次(2008年以前)高速增長期相比,此次越南制造業的增長顯得更多元化,也因此更“扎實”。

根據越南海關的數據,2017年越南制造業出口價值最高的產品類別依次為電機和設備(940億美元,約合人民幣6585億元)、鞋類(199億美元,約合人民幣1394億元)、機械(包括電腦類,146億美元,約合人民幣1022億元)、服裝及服裝配飾(138億美元,約合人民幣967億元)、紡織及抽紗制品(130億美元,約合人民幣911億元)、家具、床上用品、照明、標志物及預制建筑(89億美元,約合人民幣624億元)、光學儀器及醫療設備(56億美元,約合人民幣392億元)。

雖然和中國等新興制造業大國相比,越南制造業出口大宗,仍是“三來一補”和鞋類、紡織品等輕工產品,但較2008年以前的“清一色”,進步無疑是顯著的。

某種程度上,一些越南經濟決策者,以及出于種種動機高看越南制造業前景的各國人士,正是基于這些良好的數據,給了他們足夠的底氣。

這些數字看上去很美,然而,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。

越南要邁向“下一個制造業大國”,需要跨過重重障礙。

2、實現超越有“四大短板”

首先,“自配套能力”薄弱。

越南輕工產品的自配套能力十分薄弱。以配套能力相對較高的服裝紡織業為例,其面料國內自給率僅不到16%,棉花自給率不到20%,70-80%從中國進口的紡織品是用于再生產出口的。其它產品也是如此,甚至更嚴重。

曾有非政府組織進行調查,在越南和中國同時以同樣條件尋找“塑料袋”供貨商,結果中國可找到3850家,而越南僅485家。進口成分占總成品價值比重,電子產品為約77%、藥品約80%到90%,塑料產品約70%至80%。

這種狀況一方面讓越南制造業產能“虛增長”,利潤卻多被上下游和外商投資者賺取,另一方面也抵消了其在勞動力成本等方面的優勢。

此外,在新產品樣式、專利、專業設備和模具等方面,越南廠家也往往遭遇困難。

其次,規模仍是瓶頸。

越南制造業中最有競爭力的仍然是小規模企業。美國商會的統計顯示,越南制造廠家愿意接受的外商最小訂貨量(MOQ)平均只有中國同類產品的約1/4,這對于美國和歐洲的小經銷商和初創企業而言相對有利,但缺乏大規模大批量快速生產的能力。

以近年來公認競爭力最強、增長最快的越南制造業企業——紡織服裝業為例,大多數工廠的雇員數在500至2500間,年產能約30至200萬件。

越南商會在談及這一問題時曾表示,這種狀況雖然導致越南制造業難以應付大批量、需要快速交貨的訂單要求,“但因為手工加工比例高,易于發揚‘工匠精神’,品控較其它競爭者更好”。

對此,美國商會不以為然,他們在今年稍早的一份報告中指出,較小的企業規模和高度不穩定的原料品控,導致越南供貨商“完全無法確保大批量同規格訂貨的品質均勻”,因此“實際上不符合現代化制造業的基本要求”。

第三,品質仍不穩定。

一位北美中檔休閑運動鞋“定牌”訂貨商原本在中國福建某地訂貨。隨著當地訂貨成本逐年抬高,2017年,該訂貨商將訂單改在越南,結果,“最關鍵的前網面只穿了3個月就千瘡百孔,不到一年就面目全非”,而原先在中國的訂貨“穿五六年也幾乎不會破洞”,“質量參差不齊,相差太大,同一雙鞋,左右腳的品質甚至大小都有明顯差異”。

不少“老外貿”稱,中國、墨西哥、土耳其等新興制造業大國當初異軍突起的關鍵,是“價廉物美”四個字,而“越南制造”如果走了印度“價雖廉物不美”的道路,難免遭遇和昔日印度(尤其印度紡織業)相同的瓶頸。

第四,生產成本“不上不下”。

比起中國和東南亞“小龍小虎”們,越南勞動力成本是有價格優勢的。

2019年越南官方數據顯示越南最低工資標準(月薪)如下:


但是,這個“優勢”只是相對的。并且這個水平近年來增長緩慢,2019年平均增速僅5.3%,低于去年的6.5%和2017年的7.3%。

和2014年同期相比,2019年1至6月,越南平均工資增長了50%以上;自2016年起,獎金、津貼等基本工資以外收入也逐步納入社保投保額計算,雇主負擔陡增。加之,隨著越南和一系列工業化國家簽署自貿協定,有組織的罷工與日俱增。

2018年3月,著名鞋業品牌“寶成”曾抱怨,“7年5次罷工,工資增長17倍”。此后,該鞋廠又遭遇了兩次罷工,并不得不繼續加薪。

同年,當地鞋業和紡織業“三來一補”企業預估,照目前趨勢,越南同類廠家在勞動力成本方面與中國國內持平,在鞋業只需5年,紡織業只需7年。倘果真如此,“越南制造”將陷入前有中國“泰山壓頂”,后有柬埔寨、孟加拉等國“釜底抽薪”的尷尬局面。

另外,隨著2018年中國制造企業大量向越南轉移產能和杠桿資金介入“炒地皮”,曾經是“越南制造”最關鍵優勢之一的土地、廠房價格優勢也逐漸減弱。

第四,基礎設施拖后腿。

越南的公路只有20%鋪設了路面,主要鐵路干線是法國占領時代遺留下來的,沒有一個吞吐量進入全球排名榜的大港口。中國擁有全球10大最繁忙港口中的7個以及日新月異的鐵路、公路網絡。

從胡志明市到河內,鐵路里程1726公里,特快列車要跑34小時;從北京到上海,1318公里的里程高鐵僅需4.5小時。

外來資本對這些長線項目普遍不感興趣,一度被炒得火熱的越南“北南高鐵”,早在2000年就提出,原本“力爭”2014年開工,2035年全線開通。實際上,幾經波折,該項目至今仍停留在圖紙和模型上,甚至,規劃名稱也悄然變成了“2045高鐵規劃”。

基礎設施的“先天不足”、“后天乏力”,正嚴重制約“越南制造”的增長后勁,一旦越南按自身規劃,逐步實現制造業“由輕到重”的升級,對交通、物流、水電供應的需求將更上一個臺階,屆時缺口也會變得更大。要知道,越南的水電供應也已進入瓶頸狀態。

3、處境有點尷尬

“不輕不重、不上不下”

我們把視角抬高一點,從整個東盟的范圍,去看一看這個紅極一時的“新興制造業發展區域”的真相。

盡管“動靜很大”,但是,僅就制造業而言,越南在東盟10國中始終處于一個“不上不下、不輕不重”的尷尬位置。

說它“不上”,是指在制造業國際分工中處于較低環節,不但無法和中國、韓國、墨西哥、土耳其等新興制造業大國、強國相比,在東盟區域內,也被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產業升級的新加坡等國遠遠甩在身后,軟硬件和勞動力素質、投資環境等方面甚至不如馬來西亞、印尼和泰國。

說它“不下”,是指在全球產業鏈分工最“末梢”干“臟活累活”方面,它也比不過“近水樓臺”的中美諸國、有“普惠制”加持的非洲新興制造業國家,甚至勞動力政策更寬松、勞動力和廠房租金等成本更低廉的柬埔寨、孟加拉國、斯里蘭卡等。

一位熟識的櫥柜制造商坦言,自己把產能從華南轉移到非洲莫桑比克,目的是借“普惠制”繞開高關稅,進入北美市場,“越南受到的‘雙反’弄不好比中國還多,成本還越來越高,我躲還來不及呢”。

說它“不輕”,指的是越南的輕工業最容易被更低端國家替代、被工業化出口目的國“雙反”的范疇,上世紀90年代至今,越南屢屢在這個問題上吃虧。在“對接導向”上的猶豫、模糊,其它東盟伙伴國紛紛搶占“高一線”產業陣位,讓勢頭看似不錯的越南制造業,正不得不面對“高一線陣位被搶占、更高陣位‘高攀不上’”的難題。

說它“不重”,是指越南盡管早在越戰時期就大力發展重工業,近年來更屢欲有所作為,但受制于“先天不足”和后天基礎設施、治理管理能力、投資環境、投資者投資意愿等,發展相對有限。不要說和中、韓、墨、土等國相比,和東盟區域內的新加坡、印尼、泰國都有相當差距。

“四不”外加“一沒有”(沒有充分的基礎設施支撐),正成為越南制造業“再上一層樓”迫在眉睫的制約,且并不容易解決。

而且,與歐盟遲到5年的自貿協定也未必是越南制造業的福音——雙方之所以長期僵持,根源在于歐盟希望將自己一套環保、生產環境、勞工福利等強制性標準強加給越南,一旦落實,越南制造業最大的優勢——勞動力成本,將被極大削弱。

前文已經提到過,越南工資、勞保水平十分低下,“有空調的廠房寥寥無幾”,距離歐盟標準顯然相差太遠。更重要的是,越南和歐盟同樣缺乏“你生產的我需要,你需要的我生產”這種“循環互補共生”關系。

目前,和越南間具備這種典型關系的經濟體只有兩個:美國和中國。

4、戰略選擇

走錯一步后果都很嚴重

要知道,東盟10國是清一色的出口型、外向型經濟,且都不同程度存在國內市場開發度低、制造業“自消化”能力相對較差的弊端,因此,任何有意義的“次區域框架”,必須包含一個縱深開闊、“吞吐量”巨大,且愿意對次區域內較小伙伴開放本國市場的大型經濟體,惟如此,才能構成一個“有出有進”、自成體系的“次區域自循環”,實現此區域內各國的互補和共同促進。

在這方面,東盟各國長期以來一直“兩條腿走路”:

*推動跨太平洋貿易協定(TPP)“落地”;

*推進RCEP。

二者有很多相似處,比如:

都是開放式架構;

都包含規則和標準的一體化,不僅僅是一個單純的關稅或貿易機制;

都通過拉入至少一個大型經濟體,實現區域經濟的“自循環”。

二者最醒目區別是:TPP“有美無中”,RCEP“有中無美”。

奧巴馬(Balack Obama)時代的美國希望“犧牲”本國市場開放度,換取東盟經濟和制造業更加依附于美國這棵“大樹”。東盟10國對日益增長的中國影響力且喜且懼,內部分歧嚴重,不僅拉入素來“不好說話”的印度“對沖”中國影響力,而且在投入和重視程度上也是厚此薄彼。

在這種局面下,TPP“高歌猛進”,RCEP只能是“掛一檔慢慢走”。

當初,越南是TTP最熱心的推動者之一。觀察家評論,對海外市場、尤其美國市場依賴度畸高的越南制造業,需要一個有美國參與其中的TPP,來解決其制造業的“流出口”問題。

越南朝野曾樂觀地認為,隨著TPP的實現和越南-歐盟自貿協定的簽署,“越南制造”將迎來一個空前友善的國際環境,且一些躲避美國貿易壁壘的制造業,也可能向越南轉移。

然而,2017年1月23日,剛剛宣誓就職沒幾天的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,讓美國退出了TPP。特朗普的“退群”讓TPP變成了《笑傲江湖》中的“四岳劍派”,剩余成員國近乎清一色的出口國,既無法解決市場問題,也難以形成互補的循環和分工合作。

此后,其它成員國盡管推動所謂“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”(CPTPP),但是,如前所述,一個缺乏了大型經濟體、只剩清一色外向型經濟國家的“次區域”,是無法構成產業發展、尤其制造業發展“自循環”的。

正是在這種背景下,一度被冷落的RCEP迅速被東盟十國“路人轉粉”,并且寧肯不給當初被硬拉來“對沖”的印度面子,也要努力向前實質性推進,其內涵一如《法蘭克福匯報》文章所言,東盟大多數國家在其經濟、尤其制造業發展的關鍵階段,半被動、半主動地選擇了優先和中國對接。

這樣的對接是互惠互利、相互促進的:中國可以借助東盟各國,加速產業轉移和升級、更新,減少相應風險和成本,而東盟各國也可借中國制造業“樹上開花”,并得到上、下游配套和資金、市場的相關便利,形成良性循環。

我們看到,在美國從TPP“退群”后,東盟新興制造業國家中,原本在“對接中國”方面最為積極的柬埔寨、馬來西亞固然勁頭依舊,原本態度相對謹慎的新加坡、印尼,甚至一度存在抵觸情緒的菲律賓等國也“精神抖擻”。

與之相比,越南在這方面的態度,有些心不在焉。

一方面,盡管美國不斷向越南制造業施加壓力,但越南國內經濟決策層似仍將“對接美國”當作重中之重;另一方面,它們對推動越歐自貿協定和CPTPP,也仍抱有較其它東盟新興制造業“鄰居”更殷切的期冀。

必須嚴肅地指出,對出口導向型新興制造業而言,“對接方向”是一個戰略層面的問題,如果在這樣一個“大是大非”問題上舉棋不定,走錯一步,勢必付出巨大的代價。

5、將成中美貿易戰最大贏家?

想太多了

自2010年以來,越南人也好,境外觀察家也罷,都熱衷于評論越南制造業能從中美博弈中獲得多少紅利。

許多觀察家稱,隨著幾年前中國開始“騰籠換鳥”、“清理過剩產能”,加上自2011年以來中國勞動力成本增長達60%以上,不僅大批外國投資者、甚至許多中國本土廠家也紛紛將產能轉移到越南。

中美貿易關系緊張加劇后,這種趨勢有加強之勢。

許多在越南設廠的外國投資者開始興建更大更多的廠房、宿舍樓,以容納快速膨脹的產能和員工,技術培訓學校人滿為患,畢業生就業形勢火爆,如上文所述,對美貿易更是如火烹油。

正是在這一系列數據刺激下,一些越南高級官員才喊出“越南將成為中美貿易糾紛最大贏家”的口號,而某些外國觀察家也給越南冠以“下一個中國”的頭銜。

然而,6月26日的“特朗普”涼水,卻讓許多越南人如夢方醒。

這一天,特朗普在福克斯商業電視臺做節目時痛斥:

“越南占美國便宜比中國更甚”“雖然比中國小卻幾乎是所有(對美國出口)國中最惡劣的”……


(特朗普怒斥越南)

這讓越南朝野和許多預言家所謂“產能轉移越南以規避美國關稅壁壘”的樂觀預期,如臺風后的玻璃窗般碎了一地。道理是明擺著的:整天高喊“美國第一”、“不讓外國占便宜”的特朗普,既然不愿讓中國“占便宜”,當然同樣不愿讓越南真的成為“第二個中國”。

特朗普更直截了當地指出,針對中國發難的目的,并非讓外國甚至中國出口商把產能換到越南,再繼續向美國傾銷,“我要的是它們都回美國去生產”。

許多記性稍好者已經想起一個事實:美國對越南輕工產品(如鞋類)的“雙反”,甚至比對中國同類產品還早幾年開始。

從“三鞋”開始,美國就一直非常警惕越南輕工制造業的發展和對美傾銷,在WTO框架下針對越南輕工產品的“雙反”甚至早于對中國同類產品。此次特朗普雖未直接提及“加稅”,但言下之意不言而喻。

盡管越南通過對美更多讓步,暫時穩住了暴躁的特朗普,但此時此刻美國選戰方酣,特朗普如何取舍不問可知。更何況,根據特朗普“欺軟怕硬”“得寸進尺”的慣性,他恐怕會變本加厲地壓制越南對美出口,尤其中國和其它外資企業“洗澡蟹”式的變相對美“經第三方出口”。

一旦美方“雙反”和加稅雙管齊下,越南就會瞬時從中美貿易關系緊張的最大受益國,轉變為最大一條被殃及的池魚。

正如許多分析家所指出的,中國經濟的龐大體量,其國際市場的多元化、產業領域的齊全、產業鏈的完整和國內市場規模及潛力的巨大,也令其具備強大得多的“抗擊打能力”,而越南在上述領域均遜色得多,一旦美國“關門”甚至僅僅作出姿態,就足以對其脆弱的經濟和制造業基礎構成巨大震撼。

更要命的是,如前所述,外國產能、資本的源源流入越南,很大程度上是考慮到規避美國關稅壁壘的需要,如果美國明確流露出對越南實施關稅、非關稅懲罰的意向,這種“涌向越南”的動能就會趨于衰竭,畢竟如前所述,在越南投資存在諸多不便,且其國內市場狹窄。倘喪失了對美國這個最大出口市場的“潛力聯想”,外資對越南制造業的投資興趣和意愿就會大減。

怎么辦?對越南而言,“手到病除”的“靶向藥”暫時沒有,但應對一時之患的“止疼片”,其實還是有的。

此時此刻,越南恐還需設法和中國達成更多諒解,畢竟,不論上游、下游,中國都是與越南制造業關聯度最高的經濟體之一。從剛剛結束的RCEP“定稿”看,越南在這一方面已有了較前充分、清醒的認識——盡管不無猶豫,但畢竟還是在向前邁步。

另外,越南需要更有效地刺激內需消費。

縱觀幾個新興制造業大國崛起的路徑,不難發現,它們不約而同在“三來一補”大發展幾年后,走上了更多依靠內需的道路。越南國土面積雖然不大,卻是個人口近億(2019年4月1日人口普查數字為9620.9萬)的國家,如能適時調整制造業構成,激活內需潛力,至少日子會比現在好過得多,面對區域外大經濟體的“軟硬打擊”,也將具備較前更強的“抗擊打能力”。

(文章來源:瞭望智庫)

 

分享按鈕
上一篇 奢侈品,潮牌心
下一篇
查看所有評論列表
評論內容
驗證碼

推薦新聞

中國女鞋之都第一屆訂貨節..
互聯網新零售 助力成都鞋..
2018四川省鞋業協會與西部..
四川省鞋業協會與四川成創..
駐日本川渝商會會長李建華..
“全省性行業協會商會秘書..
武侯--安岳鞋業產業發展座..
重慶市璧山區工商聯及區鞋..
四川省鞋業協會攜會員企業..
四川省鞋業協會召開常務副..
qq游戏陕西麻将外挂